●但是說是只睡一到兩小時,自由的時間就真的沒有了吧!

是啊~嗯!

●那上課的時候、或是放假的時候呢?

那時啊都睡起覺了~除了與人交談的事,還是睡著了。相當可惜浪費呢!非做不可的事有很多。因此,說來因為沒有時間,也就沒有唱歌了。接著就不經意發覺了。「啊~最近,連唱歌都沒唱吶~」開始這麼想。一定是那時,單純地產生「啊!好想唱歌吶~」的感情,那樣的感覺反覆強烈地被累積了吧。打工回家的路上,騎著腳踏車穿過田間小路時,沿著電線桿,一邊用耳機聽著音樂,一邊拿下一個耳機來唱歌的話,心就會安定下了。想著「啊~果然還是喜歡音樂吶~」等。嗯,因為那樣,覺得好安心吶~因此,不經意考慮到自己的前途時,想到難道沒有往音樂的路嗎?那樣想後,心裡感覺好像被開了一個洞。

●因為持續那樣的生活中,是決定要在高中休學的原因,但那是有發生了什麼經過嗎?

差不多在那樣的感覺下,因為對身體相當有負担的感覺地生活著,在高中一年級的最後左右,感冒惡化,在某天就住進了醫院。病名是肺炎!住院之後,突然有了時間,因此可以考慮的時間有很多。大約有兩個月呢。那個時候,變得更有「啊~果然還是想做音樂吶~」的心情。

高中回家的路上,好像每天經過樂器店時,看見了樂團團員的募集,就一直想著想要參加。看見吉他之類的事也都很喜歡。自己也曾對團員募集聯絡過。實際上見面聊過大概兩次。但是因為年齡上實在太年輕,覺得果然是很難,沒有更進一步的對話。那次住院時想要做音樂的心情,在那樣的累積下,變強了吧?因此有了休學的想法了吧!金錢上也有需要考量的。學費即使付了又付還是不夠,很快地就又增加了!那樣的不安也有。總之,拼命地去做的話,只想做音樂的心情會漸漸變強的。這樣的話,兩邊同時進行的話絕對是很困難的事,所以說到哪邊會是真正認真地想做的時候,果然還是想做音樂的心情比較強。這是第一次說的事~有一件事,參加了一個很小類似試唱的甄選。那是好像在電視廣告之類上看到的吧,規模完全搞不太清楚,「小小的」,看起來的感覺的樣子。在住院前,剛好通過了呢!接著,在住院中,聽說有留到最後。已經大致底定的時候,剛好跟醫院取得了外出許可,去了那個試唱的最後甄選。那個時候,因為相當考慮了是做或是不做音樂這件事,如果甄選中不行的話,絕對就打算放棄了。如果沒才能的話,即使做了不是也沒意義,所以覺得是很重大的事!接著儘管是在修養期間,還是去甄選會唱歌,得到優勝了唷!因此有了能夠說服家人的根據,變得有了多少努力看看的心情,說來給了我相當支持的動機。若沒有那個的話,說不定在那裡就放棄了。因此,出院後,心想打算要往音樂的路上努力!當然儘管沒有告訴我說是有才能的,但說了真的很想做音樂的想法非常強烈,打算要在音樂這條路上發展!

●那時候,還沒有寫出原創作品吧?

沒有做原創作品呢。連吉他也都還沒有。唱了傳統音樂的歌。

●那樣變得很有自信了呢。說來可能性不會是零!

是啊。不知怎麼,是個會認為不是零的開始了呢。那是高中一年級結束的時候,也剛好是一個很好的時期。所以,在這個時候說的話,也可以說服老師,老師也跟我說了很多很多呢!畢竟還是很擔心我。常常告訴我說:「因為這不是僅靠普通的管道就可以發展的,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沒有聽說過這樣出道的事唷!」

●妳母親對妳說了什麼?

如果決定這樣,想必自己心裡就有相當的覺悟了,因此可以感受到覺得那樣程度的想法很強烈。因為很少有像當時如此強烈的想法,即便要說是反對,感覺是說:「如果那樣的想法很強烈的話,請自己往選擇的路前進!」即使沒有說那樣的話也可以感覺得出來。

●儘管往音樂的路有所覺悟,但還是會覺得:怎樣才好呢?那麼當時怎麼辦?

當然有那樣煩惱的時期。完全不知道發展的路,眼前好像一片黑暗吶!在那之後,有個看街頭演唱的機會,因此相會了biankonero的現場演場!在那之前,幾乎很少到市區,看街頭演唱也沒有過。有個經常去看biankonero演唱的女生朋友,我說:「有什麼要告訴我!」。然後她告訴我今天有現場演唱,開始從博多站搭巴士,一邊說著到哪裡下車比較好,一邊下車。那個女孩告訴我每個地方。然後第一次看到站著的音樂者,以很近的距離聽著現場的吉他和歌聲,非常感動。有趣的中段插曲中,和演唱結束後,都帶來許多聲音。果然對現場演唱很感動是理所當然的!之後我起了好奇心,也想著「只有今天!」。因為真的沒有看中其他可能之路,在這好像可以問到很多吧!因此,記憶中是很普通地說了「晚安!」開始試著聊聊看,用好像「覺得很想認真地做音樂,但是該怎麼辦才好呢?」的感覺來仔細詢問。我想果然是要那樣的專門學校吧,但是就不能好好地去高中了,所以覺得果然沒法通學去吧!「如果那樣,不是專門學校,音樂塾的話,是有的唷!」。在那之後還有點時間,但是要開始進行biankonero的演唱了,有和在音樂塾的人有關連的機會,結果那個人還記得我,好像跟我說:「那麼把那個孩子帶來吧!」,那樣就有了去的機會。總算,看得到好像有發展的方向性的東西了吧,看得到非做不可的事了吧。當時不認為就這樣地接受幫助了唷!那次的相遇是非常寶貴的!我想是開始踏進音樂之路的開端了吧!接著,就開始到那所音樂塾通學,也因為要到市區去,也換了打工。一開始,的確是在「和民」的午餐做。中午的話,我想時間方面是可以的。做這個,會有類似麥哥風的東西掛在耳朵旁邊, 那不是會嗶~地叫嗎?那個非常有趣!總會過度地嗶嗶嗶嗶叫! 在那裡,會發交通費,也一邊開始到音樂塾通學的生活!

(以上資料來自Rockin' On Japan 2007/05)

tri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