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一個禮拜通學的次數是多少?

嗯~每天的功課就是結束完打工就去上課。因為沒有自己的吉他,所以都是跟朋友借用,印象中大家都知道。因此,試用過很多很多種。只是開放弦發出聲音,就說:「好棒!」「這真是太棒了!好美的聲音!」還記得那時候非常感動。之後看著周遭的人們都很享受吉他的樣子,幸福地彈奏,覺得非常感動。除了請教的事情外,會跟人說:「要開始彈F和弦囉,如何?」,接著就嗶嗶嗶地彈,進行著好像「好過份啊!」那樣不利他人感覺的對話。在那之中,產生出來更想更想要知道有關音樂的事,以及更想更想要會彈吉他的心情,感到非常愉快!接著,有一天有個音樂塾的人跟我說要把吉他給我。有自己的吉他真是超開心的。接著我跟那個人感謝地說:「如果到了不重視音樂的時候,一定會歸還的!」。把那把吉他帶了回家,原本打算要在家裡練習,但是因為聲音太大,就不能彈了吧,所以就到了田間的小路或是海邊去彈。吉他本身,有點令人冷顫,不是很冷嗎?儘管在冬天彈的時候感覺不出來,但會想八成是已經習慣這樣的寒冷。那也讓人開始安定下來,也能夠很安心。然後一邊開始彈著吉他,周圍也有很多創作的人,所以自己也很自然地打算創作吧!所以,不知不覺地,開始從用和弦去和著旋律。到那時,連曲子是用和弦構成的都還不知道,所以當知道的時候,心裡非常地衝擊!真的,能知道這些真的非常感激!最一開始,發出和弦,那樣的和弦不知不覺地和出自己喜歡的音的感覺,漸漸開始產生屬於自己的旋律。那時開始,有了比較具體的曲子。

●第一次做出的曲子是「Why Me」嗎?

是的!

●那首曲子的創作過程是怎樣的感覺?

因為是第一次寫詞到歌曲裡,所以那時果然重複試了好多次。非常困難啊!雖然也有想問問別人,但還是不自覺地自行譜寫看看。一開始是英文歌詞,整首「Why Me」都是。但是,中途換了日本歌詞來唱。做好的時候,畢竟是自己寫歌,那特別的感覺很不可思議!單純地很開心!之後在家裡、音樂塾的房間裡的地方,就開始一直作曲。每天都做音樂,嗯!所以,印象中都可以作兩、三首曲子。不知道是掌握了什麼樣的方向性,就按自己好感的和弦進行來作曲,好像就很快地做出曲子來!

●即使現在,例如像對於流行潮流、女性化的事不太會聊了,沒有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事情上嗎?

我想沒有吧!除了讀讀一些書之外,我想是沒有的吧!因為音樂很令人開心,真的有意義地讓人一心投入的吧!覺得有了一個雛形出來是很開心的!

●街頭演唱大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

大概是作完「Why Me」之後~吧。因為很有勇氣吧,就開始出場了!因為Biankonero很常在演唱,當然也有歌迷,所以開始就讓我來唱開場。當時,真的是相當有勇氣!那是第一次,大概是怎樣也不是很清楚,很快腦筋就一片空白,和弦也沒辦法彈得很好。在那一旁的Biankonero一起幫我彈著吉他,幫我合音。總算,把第一次出場完成了!

●客人大約有幾位?

相當,我想大約有20位以上。叫了「哇~」。所以非常地緊張!但是,有Biankonero的歌迷,非常溫柔的氣氛的感覺,所以即使有弄錯的地方也能夠非常地安心。那時開始,是Biankonero好像在夏季廟會時,在寺廟前演唱,也把我帶去。在那,我又是唱開場。唱完之後,有個來廟會的老伯伯,印象是說:「請幫我簽名!」那時候還寫全名,還記得是用普通的漢字寫自己的名字在老伯伯背上。 心想:T-shirt很可惜,這樣沒關係嗎? 但是是個很好的回憶!嗯!然後第一次自己開始街頭演唱,是在我第一次見到Biankonero的地方。那時候,Biankonero四個人盤腿坐著彈著吉他,現在換我在那盤腿坐著彈吉他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!因為一直思考著:那時候閃亮地看得到Biankonero們,看到什麼景象,用怎樣的心情在唱歌呢~所以在那裡作街頭演唱,是對自己來說,非常特別想法!一開始,在客人停下來與否之前,非常緊張!儘管什麼是什麼都不是很懂,但是到了中段,自己也開始冷靜下來,可以好好唱歌了。一邊想著:如果街頭演唱的人自己都緊張的話,那麼原本會因為自己停下來的人也不會停下來,放輕鬆!能有點直率的表現就好。一邊也照所想的做!不自覺地也開始冷靜下來。那樣之後,一個人停了下來,稍微聽我唱,接著又一個一個。就這樣,有聽我唱的人,有時也有結束街頭演唱要回去的人停下來聽我唱,說了:「今天要表演嗎?」

●那麼,沒有具體想要出道的心情嗎?

那個啊~還沒有考慮到那個,在還沒有開始想到的時候,音樂塾的人有要我去參加甄選,說完很快就去進行了,原本還以為是尚未在眼前的事,在做著很多很多想嘗試的時候,說了那樣的事,相當嚇一大跳!

●那個甄選,就是SONY的SD甄選吧?

對啊~是的!

●有很多音樂家出道都是由於甄選會的關係,有考慮過那樣的事嗎?

一開始的時候完全沒有。在那之後,也不是真的想要出道的關係。總之,因為說有甄選會,音樂塾決議派我去。我想那時候只是普通地開心地去唱歌的感覺。因為那番話而將我往前帶進,到最後的時候,覺得感覺自己也真實地沸騰了起來。在那之中,第一次坐飛機,第一次到東京,所以音樂塾的人有點擔心,也跟著我一起去了。果然人真是很多很多,大樓也很高。一邊往好上面看,一邊走著,拿著很多行李,選拔的人靠了過來說:不就是「東京就是這樣的街道!」,但當初就有這樣的印象。果然,到了不知道的地方,遇到不認識的人,這樣會覺得很不安。接著,到了類似音樂會廳的地方,那裡有很多唱片公司的人,那裡面就是最後審查了。在那裡,像往常一樣的感覺,讓我用盤坐在地上彈奏。雖然告訴我唱兩首歌,但稍微唱了三首。如往常一樣,用像是在街頭演唱的感覺來唱 。所以,幾乎是感覺得到平常的反應,好像是平常停下來站著聽我唱的人。因為非常緊張,想起街頭演唱的事,所以一定是打算用街頭演唱的方式來唱。好像是第一次見到Biankonero的時候,腦裡浮現當時很閃閃發亮的感覺,就像那樣來唱看看!所以,不是兩首,是唱了兩首半的歌。在那稍微之前,因為作了一首「I Know」是很有希望的歌,想讓別人聽聽看,非常短地唱了一下。但是,只唱完了兩首半,覺得不太高興。什麼都還沒被告知就匆忙地回去了! 覺得誰都不想看一眼地回去!

(以上資料來自Rockin' On Japan 2007/05)

tri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